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“大衣哥”春晚归来盼赶集 称太累就想清净(图)
http://www.chinaoldpeople.com 时间: 2012-1-29 14:5:49 点击:2376次 来源:大众网

“大衣哥”用破烂的小本子给歌迷签名。


 
过年放鞭炮,“大衣哥”噌噌地就爬上了树。
 

  文/本报记者 景佳 张园园 片/本报记者 王媛

  走下春晚舞台的朱之文接受完媒体采访后,没有参加央视庆功宴会,没有向老师蒋大为拜别,甚至没有换衣服,就急匆匆返回了菏泽市单县的老家。

  “太累了,就想清净清净。”连日来,返家后的朱之文重新过起了闲逸的生活:逗鸡、走亲戚、耍玩具枪、荡秋千,还盼着去赶大集……一拨又一拨的访客也未能影响他以自己的方式解压。

  有村民不解:都是大明星了,咋还是旧模样?

  回家寻清净

  访客再多,仍旧该干吗干吗

  去采访之前,记者通过电话与朱之文联系,确认他已回到家中。

  在电话里,朱之文问记者,“春晚现场俺有没有什么说得不对的?有没有说错话?”

 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他似乎松了一口气,“那么大的舞台,就怕说不好!”

  1月27日是正月初五,菏泽市单县朱楼村,一拨又一拨的访客走进了“大衣哥”朱之文的家。都下午两点半了,一家人还未来得及吃午饭,此时的朱之文正在修理家中的水井。蓬头、旧袄、脏兮兮的裤子和皮鞋,一双糙手正在摆弄一根长长的拉杆。只有棉袄里面那件红彤彤的唐装,能使他跟春晚舞台上的“大衣哥”对上号。

  回想起春晚那个晚上,朱之文告诉记者,接受董卿采访的时候,自己既紧张又激动,“开始唱歌,看大家都喜欢听,才慢慢地没那么紧张了。” 此时,一拨又一拨的访客走进这个院子,有周边的乡邻,有路经该村串亲戚的人,还有从100公里以外的菏泽城专程赶过来的粉丝。

  简单的几句客套,朱之文不再理会大家的夸赞,该干吗干吗,言语中明显多了搪塞。一旁的妻子看不惯,不停地解释,“他就这样,手里一直闲不着。”

  将一根长钉拧弯成扣,固定在拉杆的顶端,又让妻子找来皮子剪制成皮垫,一切完毕后,朱之文将其放回拉管里,拉了三五下后,水管出水了,他这才放下手里的活。

  朱之文说,这两天,家里就没断了大老远赶来的人,有看热闹的,有来学唱歌的,啥人都有。刚刚送走河南商丘的,又来了菏泽城里的,昨天还有个外省口音的人来求助。

  “叫我帮他找家,他自己都找不着家,我又能上哪去给他找?”朱之文一脸无奈,现在感觉生活有点被打乱了,“我希望静一静,真是太累了。”

  没有明星样

  逗鸡、耍玩具枪,

  还不忘跟乡邻调侃

  进屋吃饭之前,他逗起了家中喂养的鸡。这些鸡看起来跟他有感情了,只轻轻一唤,一只白鸡就飞到了朱之文伸开的手掌里,还大胆地飞上了他的肩膀。

  一只小黄鸡靠近,朱之文轻轻将其捉住,有人认出这是陪他上《星光大道》的那只小黄鸡。朱之文露出高兴的微笑,“对,养了三年了,它曾在北京于文华老师家住了一个月。”

  “你们家的鸡,也跟你们这样亲吗?”朱之文扭头问大伙,得到否定的答案后,他感慨道:“这么灵动的鸡,在谁手里都不舍得杀啊!”

  朱之文逗完鸡进屋吃饭,这会儿访客更多了,三四十人围了大半个院子。他索性搬了一把椅子,来到院中,反坐着跟大伙笑嘻嘻地说话。

  “朱之文,你可是大明星了啊!”

  “哪里啊,我还想着跟你男人去打石头呢,打石头多自在啊!”

  “你再给大伙唱首歌听听呗?”

  “你咋不唱啊?反正我不唱,谁让唱就唱还不累死了啊?”

  ……

  调侃了一阵,一脸坏笑的朱之文进屋后,出人意料地拿出来一把玩具枪,放进一包塑料子弹后,“砰砰”地练起了射击,引得大伙一阵大笑。有人夸赞他的射击技术,他连连摆手,“不好不好,这六发(子弹)才中四发,算不上高手。”

  有人夸赞他红彤彤的唐装漂亮,他赶紧回屋换上了粉丝们送的蓝色衣服,问大伙这件是否更漂亮。

  看到“孩童版”的朱之文,有村民小声质疑,“他都成大明星了,咋还是老样子?”

  骑着车子走亲戚

  邻居说,他没一点明星的架子

  妻子李玉华说,这次春晚之行,朱之文带上了她,但她到北京后更惦念家中的一对儿女。这两个已经上四年级的孩子,怕给父亲添乱没能一起进京,而是留在家里跟着姑姑过年。

  于是,大年初一早七点,夫妻俩就赶紧踏上了返乡的高铁。“进家时还不到中午12点,家里倒没怎么忙活,春联亲戚已经给贴好了,不适应的是,家里来了这么多围观的人。”妻子李玉华说,朱之文还是老样子,里里外外,该忙活就忙活。

  朱之文说,家中父母都已过世了,在北京排练《我要回家》这首歌时,特别想母亲。“老是想着我老妈妈的模样,拄着个小拐棍,在村头等我,挺瘦的,一头白发,在春晚舞台唱歌时把那个心情给唱出来了。”

  因为访客多,只顾得招呼的朱之文甚至忘了给孩子们压岁钱,原本计划着年初二就去走亲戚的,因此也没能走开。

  邻居说,初三、初四两天,按习俗要去走亲访友,朱之文骑上车子带上礼品就去了,他没一点明星的架子。而为了能在家多呆几天,他推掉了好几场演出,“别管多忙,说啥也得回家过年,该走的亲戚不能少,该串的门得串,这是老理儿!”

  不愿多谈未来

  当前最盼望

  上街赶一次年集

  想着过几天又要出门,惦记地里的麦苗,朱之文想到地里转一圈。

  “俺就是个农民,这些活儿、这些地丢不下!再说,这空气多好啊!”到了自家的麦地里,朱之文用手拔了拔麦苗,“今年比去年好多了,地里不缺水。”

  “青悠悠的那个岭,绿油油的那个山,丰收的庄稼望不到边……”在自家的麦地里,朱之文唱了起来。

  成名后,朱之文先后为村里购置更换了新的变压器,还出资3万多元为村里购置了健身器,让村里的老人孩子有了健身、娱乐的场所。

  由于地点就在家门口不远处,朱之文也常去玩,甚至像孩子一样荡荡秋千。

  对于自己的未来,朱之文不愿多谈,“一步步走吧。”

 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,新的一年,他又将迎来忙碌的日子。“初七或初八就要去北京了,是否参加央视元宵晚会,现在还不好说。”

  在春晚的舞台上,朱之文提到还想出国唱歌,“已经有计划了,第一站将是马尔代夫。”

  “现在到哪个地方,看我的人都特别多,其实我不喜欢这样,我更喜欢过自己的日子。”朱之文说,当前最盼望上街赶一次年集,“那多自在啊!”

 

 
新闻聚焦
携手“献爱心”
(本网记者王洋报道)吉林省民政厅和省体育局等…
热门图片
 
热门视频
近期更新